玫瑰花籽

我属貔貅的

OCC,OCC

私设

十二


“一期尼,没事吧?”药研藤四郎推推眼镜,担忧的问。当时火是从本丸外烧起来的,而一期一振有多怕火谁都知道,那段历史被火埋葬在大阪城,是藤四郎从未痊愈的心伤。


“不用担心,”水发青年已换上内番的衣服,接过乱藤四郎递过的毛巾擦脸后道, “我没事。想到那个人再也不能伤害你们,当时的心情是快意的,我这个没用的哥哥是不是,终于保护了你们?”


“一期尼!”短刀们大眼睛中迅速漫上水雾,“一期尼才不是没用的哥哥!”


一期一振摸摸短刀的小脑袋,“没关系了,现在都过去了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。”


“我决定效忠那位姬君,”

看一下欲言又止的药研藤四郎,“那时是她救了我们”,强大纯澈的灵力简直像海浪般磅礴。

狐之助拉来的队伍施工效率惊人,本丸已经修复了大半,再过半个时辰就会修完。一期一振轻笑一声,“我赌得起。”毕竟是自己的弟弟,前田就是当初在战扩时捡到的那振前田藤四郎。现在的弟弟们还对人类抱有希望,姬君,不要让我失望啊。



狐之助真不是盖的,居然这么快。顶着碧透赞赏的眼神,狐之助不好意思的挠挠圆滚滚的小脑袋,“其实这归功于审神者大人。大人的灵力强大才是原因。以后本丸甚至可以根据大人的心意变换昼夜和四季。”


碧透了然点头,“我知道了,咦?那么根本不需要施工的吗?”

“不是这样的,第一次的话还是施工队来比较好。”


碧透思忖一下了悟,“原来如此,辛苦你了。”

“大人,政府已经通过您的申请,批准您接手这座本丸了,另外给您的资源和补给稍后送到,绝对令您满意。您,真的不用政府补偿的新刀吗?”


“不用。以后也要麻烦你照顾了。”


“为大人做事是狐之助的荣幸!”


碧透转身看向付丧神们,“那么你们呢?”

我属貔貅的

OCC,OCC

玛丽苏

私设

十一


天守阁是烧毁严重的区域之一,木制的三层建筑只剩下小半,摇摇欲坠的样子根本不能进人。碧透没打算进去,她手一招,一本册子从废墟中飞来她手中,册子书皮焦黑,内里却无损,正是这座本丸的刀账,哗啦啦翻过一遍,将内容尽收眼中。


本丸中现存刀剑大太刀四振,太刀一期一振,烛台切光忠,狮子王,山伏国广,鹤丸国永,莺丸,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八振;枪御手杵,蜻蛉切;打刀鸣狐,和泉守兼定,同田贯正国,陆奥守吉行,歌仙兼定,蜂须贺虎彻,加州清光,压切长谷部,山佬切国广和长曾祢虎彻十振;胁差堀川国广,浦岛虎彻,鲶尾藤四郎,骨喰藤四郎和笑面青江五振;短刀药研藤四郎,厚藤四郎,乱藤四郎,秋田藤四郎,五虎退,平野藤四郎,今剑,爱染国俊和小夜左文字九振。除了短刀之外,所有刀剑均是中伤或重伤状态,而短刀普遍等级不高,最高的只有药研藤四郎和厚藤四郎三十五级,剩下的十到十五级不等。


碧透摇摇头,“为了续命还真是煞费苦心,”不过将别人的拿走最后不还是得吐出来并加倍偿还吗?


太郎太刀看着碧透,察觉的他的视线,碧透回看过去,碧眸明澈,“要成为我的刀吗?我是个好主人呦。”我爱惜所有的宝物呦,如果有人觊觎伤害我的宝物,我会碾碎他呦。


“啊,我是太郎太刀,人类理应无法使用的实战刀。主人啊,你会使用我吗?”


碧透摸摸下巴。“唔,我没有用过大太刀,不过没关系,我们可以并肩作战,我也会尝试去使用你的!”

“你低一点。”

太郎俯下身,略带疑惑看着新任主公。碧透拂开他脸颊边黑发,食指在他下颚一抚,清晰的血线划开轻粉细嫩的指肤,金红色血珠浮出。指尖点在太郎太刀白皙的颈侧,绘出一抹延伸蜷卷的兽纹,兽纹蜿蜒入白色衣领,绘制完毕,兽纹闪过金光,由金红转殷红变成淡红。


“契约达成,从此之后,你就是我的了。”


太郎摸向脖颈,原来真的是尊贵的殿下呀。纯金眼瞳浮现欣然笑意,那么我的主公。我的殿下,我会一直守护与你,守护你之后漫长,漫长的时光。

彼岸有妖

OCC,OCC

黑暗玛丽苏

瞎编私设,不喜勿入

没有文笔


自古六道三界,万物生灵所遵循的法则皆是弱肉强食,在妖界更是赤裸裸的呈现。高踞食物链顶端的大妖支配一切,如今的势力领地划分是那群大妖撕了多年才大致划分下来。


距平安时代神妖横行,魍魉恣生已逾千年,现世人族昌盛,神道没落,与人族互为表里的妖鬼活得还是潇洒,毕竟妖鬼因人心而生,因人畏而长.人不灭,妖常存。


大妖之间约定百年一会,会友切磋,顺便撕些永远没完的恩怨。而他们切磋时从来没从榜眼上下来的是彼岸花,花海天赋就是Bug的存在,她的综合能力更是凌驾所有妖怪之上。他们私底下叫她“躺赢花”,彼岸花倒也不生气,比起其他妖怪,她的确得天独厚。


有创世神造人,于人尸上生长的死亡之花即为彼岸花。她于白骨缠绕扎根,吮血肉繁茂,是与人类纠缠最深的妖怪。黄泉花海下数不清的尸骨为她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,只要有人,她就会在白骨堆积的王座之上永不凋零。


她的吸收是完全的,包括灵魂和记忆,这造成一个弊端。潮水般的记忆会影响她,致使她的性格捉摸不定,本来不是什么大问题,只是后来加深了,隐约开始有精分的预兆。


彼岸花针对这一弊端的法子是在到达临界点时分裂出一具分灵,本体在花海沉睡,分身在人间行走,看人间百态,品人生百味,经生老病死,历四十四载后回归黄泉。届时彼岸花醒来与分灵融合,便再无后顾之忧,而分灵在人间的经历也会给她更多感悟和心境上的突破。


本来万无一失的方法却出了差错,上一次的分灵未能回归黄泉,苏醒的彼岸花依靠一丝灵力联系,用尽方法才唤回分灵,可回归的分灵灵力全失,记忆全无,成了一具空壳。彼岸花咬碎一口银牙,要知道分灵上寄托了她近百分之三十的力量,实力打了折扣的她无法找到究竟是谁掠夺吸取了她的分灵,只好在花海蛰伏并加紧修炼,争取在百年一会前恢复些许力量,被看出来的话,一定会被哪个男妖强拉回去结婚契,到时就算恢复力量也摆脱不了,而她根本不想嫁给谁。


这次真是要多谢小透,终于让她抓到狐狸尾巴了。现在虽然恢复了全盛力量,但精分的过头了,不时便会失控,在下一次沉眠前,一定要找到那个诱骗了分灵的东西,把他挫骨扬灰,做成花泥,解决这个隐患。



我属貔貅的

OCC,OCC

玛丽苏

私设


今天出阵的一军队长是一期一振,队员分别是笑面青江,太郎太刀,御手杵,蜂须贺虎彻和烛台切光忠。每一次从出阵到归来,留守的刀剑们就开始提心吊胆,心焦如焚,生怕哪个碎刀。因为前审神者根本不管什么战术规则,让太刀出夜战,大太刀钻竹林,带伤出阵,故意选择不利的阵型,种种恶行罄竹难书。现在他终于死了,付丧神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离去,前所未有的轻松喜悦在刀剑们心中生出,同时涌上心头的还有惶恐空落之感。


太高兴反而不知所措,不敢置信了吗?碧透看着被短刀包围的军装青年等,觉得怪怪的,哪里不对呢?歪歪头, 小 灯泡一闪,打响指做恍然大悟状,“啊!就是这个!”


刚经过大火和暴雨,本丸现在像火灾的灾后现场,而刀剑们就像千辛万苦大火逃生和亲人相见的幸存者。出战服和内番服焦黑驳落,或俊美或可爱的面容乌漆抹黑,又被雨淋得一道一道。碧透只感觉心又一抽一抽的疼,宝物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惨。


等刀剑们平静下来后,好像才发现碧透似的,一期看向她身边的前田,问“不知这位姬君是?”


碧透抬手,宽袖遮住红唇,一双碧眸波光明澈,   “吾将会是这座本丸新的审神者。”刀剑们面色大变,如临大敌,一期将弟弟们护在身后,蜜金瞳孔择人而噬。


真是沉不住气。将前田抱在怀里,小少年脸红红的,手揽上碧透脖颈,“主君?”碧透对他眨一下左眼,“诸君何不听我一言。”一期一振沉着脸点头,向抱着人质的恶势力妥协,不过那张黑脸妥实没多大震慑力。


服容尚整的太郎太刀看着周遭同僚,迟疑道“诸位还是先去整理仪容再与这位殿下商谈吧。”

他的弟弟次郎太刀一头长发被火燎的卷曲零落,确实有些有碍观瞻。次郎在脸上一抹,“啊啊啊!!大哥你怎么现在才说!!”叫喊着发挥超高机动跑走了,刀剑们互望一眼,嘴角抽搐,“我们也去清理一下吧。”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
刀剑们去整理自己了,留下太郎太刀作陪。他颇有些踌躇,“您不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吗?”碧透环顾四周,放下前田拉住他的手,“是新上任的,还没有本丸的新人。”

朱雀的火焰太霸道,本丸被烧了大半,断壁残垣。磋磨了这些时间,狐之助也该到了。“其实是这样的······”


“原来如此,一切皆有因果吗。”


“为了前田吗?”仅是擦了下脸的一期一振就匆匆跑回,将碧透的话尽收入耳,面色复杂。

碧透微笑,“诸君不信我理所应当,我们来日方长。现在,嗯,我们先修理一下本丸吧。”


一道黄色小影子飞快闪过。“审神者大人!!!”圆滚滚,黄白相见的小狐狸呜呜咽咽,“终于找到您了!”因为哭太久,开始不停打嗝,“再找不到您,狐之助我就要被销毁了!”


碧透摸摸狐之助脑袋,“你现在不是找到我了吗,对了,小狐狸,我就要这座本丸了。”

“欸?可是这座本丸是有主的,咦!!怎么烧成这样子??”


碧透耸耸肩,"这座本丸刚刚失去了主人,”一副沉重的口吻和悲天悯人的神情,“本着人道主义精神,我决定对付丧神们伸出援助之手。嗯,狐之助,你知道吗?第一对女孩是很重要的。”狐之助满头雾水,“我第一个看到这座本丸,决定是这个,就这么简单喽。眼缘最重要。”


狐之助仍然一脸懵懂,碧透掏出绣着祥云纹的锦囊挂在它的小脖子上,“这是一点小意思,请你帮忙重修一下这里,顺便跟上面打个报告,我相信你。”


狐之助感到脖子上沉甸甸的,小爪子摸一下荷包,硬硬的小卡片,主招财聚宝的貔貅给出的小意思。狐之助深吸一口气,“交给我吧,审神者大人!狐之助会为您解决所有后顾之忧!”


太郎太刀不解的看向碧透,接收到大太刀的困惑,碧透向他笑笑,“现在这座本丸归我了。带我去天守阁吧。相信我。”

啊,我自然相信您,天女,殿下。




彼岸有妖

OCC,OCC

黑暗玛丽苏

自割腿肉,起名废

私设,二设,


黄泉忘川河岸,有一片彼岸花海。从春天到夏天,从秋天到冬天,四季盛开的花朵,就像火焰一样,染红了整个河川。黄泉对岸居住着美艳动人,性格却难以捉摸的大妖彼岸花。

冥界没有白昼。天际永远悬挂惨白的月,三途河流淌而过,带走徘徊不去的魂灵。花海中的美人悬空而坐,左手十二张符咒呈圆形漂浮,右手托着黑色烛台,白色蜡烛上燃烧形似彼岸花形态的火焰。她微微侧头,黑发滑下雪似的肩臂,血红左眸溢出红彩,妖力外泄。“你这小鬼还不出来。”


扛着黑色镰刀的黑童子一声未吭,阴沉沉的黑瞳定定瞅她,“过来。”美人转过身,尽管淡漠,但荣光可压下整片花海。一张芙蓉面,其静若松生空谷,其艳若霞映澄塘,其神若月射寒江。皓腕轻旋收起符咒烛台,木屐踩到地面,俯下身刚好接住小炮弹一样冲进怀中的小孩。

捏捏小孩鼓鼓的小脸蛋,“怎么这么不高兴,鬼使黑又欺负你了?”这两人打起来胜负可是五五开。


黑童子把头埋在彼岸花颈中,轻轻摇头。“那是小小白自己执行任务没带你?”他又摇头。彼岸花往后轻坐,抱着小孩温柔哄他,怎么这么委屈啊。


“黑童子,黑童子,你在哪?”远处传来白童子的声音,“白童子,”黑童子抬头张望。彼岸花浮的更高一些让白童子看到她。


“彼岸花大人!”拿着招魂幡的白童子迅速跑过来,“黑童子果然在这。”一边说一边挤进彼岸花怀里,黑童子往旁边让让,为他留出一点空间。

“大人,北苍大人寄给您的。”白童子掏出一封信递给彼岸花,“小小白帮我拆开吧。”彼岸花动一下搂着两个小孩的手,黑童子攥紧了她宽袖上的花结。


“吾友,

展信佳,近来无恙否?

吾现因己身之因居时政审神一职,途中见此祸端,顺与之制裁。吾思之魂殒不得偿其罪,唯以牙还牙方解其罪,遂于汝,切莫留情。

时值春夏之交,风秀景丽。吾友何不轻装简行,与吾把酒言欢。

吾备宴翘首以盼。

此致。"


彼岸花放下两个小孩儿,黑童子低着头死不撒手,纤手拈过符咒,确实够恶心的。随手将其甩远,既然吞噬别的生命,就要有被更强大存在吞噬的觉悟,不是吗?


“彼岸花大人,您要出去玩吗?”白童子仰头。“不要······”黑童子快把花结扯下来来了。

“只是一场聚会,任职宴,不去很失礼的。”彼岸花抬起黑童子小脸,“不会在外面不回来的,嗯?”黑童子得了保证,才松开被扯得不成样子的花结。


安抚的摸摸两只的小脸,“我收拾一下,你们要帮我看家哦。”


白童子仰起小脸,“交给我和黑童子吧,彼岸花大人。”黑童子默默点头。


塞给两只一提篮花糕,小孩子最无法拒绝甜食。送走他们后,彼岸花身上的温柔气息荡然无存,脸上像覆了一层寒冰,“什么啊?好生气啊!”纤手捏碎了一朵彼岸花,殷红花汁像血一样从指缝中流下。


“那个审神,是什么?”脑后簪的花瓒滑下在背后变大盛放,黑发曼卷,“想把那些家伙,变成我的花泥,那些家伙!!”那些,是谁呢?


掐下两朵红花扔进三途河,河水连接现世冥界,北苍主水木,收到花会很开心开始准备吧。


彼岸花低语,“那么,我也准备一下吧。终于可以找回那时的记忆了······”

我属貔貅的

OCC,OCC

玛丽苏

私设


跟着太郎回到他所在本丸的道路,老远便瞧见火光冲天,太郎霎时面无血色,拔腿狂奔,“次郎还在里面!!”

懵了一秒后,碧透拉着前田急忙跟上,虽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。


看清火光中的人影,碧透发出一声哀号,感觉心脏一抽一抽的疼,宝物啊!!我要把那个暴殄天物的家伙碎尸万段!!脑中上演分尸小剧场同时瞬间三道水诀,五道护身诀甩出去,暴雨倾盆而降,饱含灵气的雨交织成浅蓝色雨雾,很快将火势压下,但付丧神身上黑红色火焰还在缓慢燃烧,至于审神者,已经烧成焦炭了,一边的魂体是令人作呕的浊黑污秽,其上缠绕着阴黑的业障。碧透竖起两弯柳眉,这家伙怎么敢!!不能让他死的这么容易!“囚!”把这东西给彼岸花做花泥正好。


这是朱雀的火焰,看来那只火鸟伤的不轻。朱炎遇恶即焚,加上她的灵雨,倒是阴差阳错净化了这座本丸。那双碧眸中,被黑瘴笼罩的本丸瘴气开始弥散,一道道黑气冲天而起,被吞噬生命而不甘死去的分灵也化作光点离去,雨势减小了。


一期一振闷哼一声,体内的契约已消失,哈哈哈!哈哈!死了!终于死了!!!!睁开眼,映入蜜金眼瞳的是一片浅蓝,雨丝落入眼中,蜜金荡开丝微涟漪,弟弟,弟弟们!青年慌忙起身张望,那是?

碧透推推前田,“今天是幸运日,看来我们中奖了,去吧。”前田咬咬下唇,露出大大的笑容向青年奔去,“一期尼!”



守在本丸门中的付丧神焦虑万分,他们无法出去查看,火势蔓延开来,熊熊火焰像要焚尽一切。审神者和今天出阵的一军就在门外,能听到审神者惊恐的哀嚎,没有人想去救火,就让这一切,在今天结束吧。

暴雨熄灭了大火,刀剑们察觉到审神者死亡,然后大门打开,看到牵着短刀的女子,走进了他们的后来。今天,是一生中最幸运的日子。

我属貔貅的

OCC,OCC

玛丽苏

私设


”务必让我护送您回去。“

碧透食指绕绕发丝,这家伙有点呆啊。”其实我是新入职的审神者,今天是上任第一天,因为一些意外,身边只有前田,对工作流程糊里糊涂的,现在还迷路了,可以的话能去太郎先生所在的本丸吗?我想通过狐之助联系时之政府,劳烦您了。“

太郎太刀静默片刻,轻轻点头,”好。“他只吐出一个字。


A-009号本丸的审神者是现世某个阴阳师世家的旁支,夺位失利后败犬尤吠,激怒了现任家主,将他驱逐,成为审神者后一生不得前往现世。

男人有负面情绪发泄到付丧神身上,他厌恶纯真无辜的短刀,愤恨超然物外的御神刀,雍容丰美的平安古刀,高贵优雅的皇室御物,更是让他嫉恨到整颗心都渗出毒水。

俊美的付丧神无时无刻不让他想起倨傲的正统家主,他吝啬于给予灵力,强迫他们疲劳出阵,拒绝为受伤的刀剑手入,看到刀剑们愤怒绝望的眼神,俯身哀求的姿态给予他莫大的快意,他更加变本加厉,直到发现身体莫名衰落。

那位家主心思狠辣,斩草除根,在他身上下了诅咒,诅咒会缓慢侵蚀他的经脉,蚕食他的灵力,尔后药石无医,衰竭而死。他不想死,用邪术吞噬了短刀,只留下两振牵制成年刀剑,锻刀炉再不出刀。

刀剑们出阵再不带新刀回来,男人决定亲自出阵,刀剑的憎恶眼神以往会让他暴怒,现在他只是阴测测笑,这是他延续性命的食粮,他会对他们好一点的。

今天出师不利,遇到了检非,丢了一把大太,倒也不心疼,现在还消化不了大太,捡到了短刀又能撑下去了,回去后就和之前带回的一起吃掉。回本丸的路上天降火球差点被砸到,晦气!


看到本丸大门了,紧绷的心松下来,今天真是热得邪门!妈的!!!怎么越来越热?!!着火了!男人慌张的拍打衣摆,火焰在他身上急速蔓延,暴怒地呵斥刀剑”快来救我!!你们这些怪物!!“同样身处烈火之中的刀剑未动,据传及其惧火的一期一振脸上露出解脱之色,终于要结束了,这绝望的一切······


”啊啊啊啊!!!1宝物!!!!!“

我属貔貅的

OCC,OCC

玛丽苏

私设


“我回到天上了?天女是来找我的吗,对,天女是来找我的···”碧透在不知喃喃什么的太郎面前挥挥手,难道灵力刚才灌太急冲击到脑子了,宝物不会是傻了吧!

太郎太刀忽然抓住她的手,碧透镇静的声线掩不住心虚,“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?”

“天女殿下,请求您,将我的弟弟次郎太刀也带回天上吧,尘世污浊,他不能再经受更多的苦难了。”大太刀看着她,金眸中满是恳求之色。

原来没搞清状态,碧透跟前田交换了一个眼神,前田点点头,向前一步,“太郎大人,请您先放开我的主君。”太郎微怔,一个小短刀,这位天女?碧透非常真诚地看他,脸上是治愈榜上排名前三的微笑,“圣母的救赎”(我理解你,同情你,我感同身受,我会拯救你),加上外形优势,立即把太郎太刀这把心思不深的刀唬住了,大太刀急忙放开碧透的手,“冒犯了这位殿下。”

“无碍,这位太郎先生,为什么会一身伤痕倒在路旁呢?”太郎太刀默然不语,碧透非常善解刀意的移开话题,“我和我的近侍去万屋路上受到袭击,好不容易逃掉却了,在路边看到受伤的您便帮您手入了一番,还请勿要决得冒犯。”

“啊,在下十分感激您的恩情。”太郎太刀十分诚恳道。

接下来呢!碧透o( ̄︶ ̄)n,太郎(0.0)

一人一刀面面相觑。

#为了报恩提出送我们回家啊#

#然后我才好说我们找不到路只能回你家啊#

#你为什么不说话!看到弱女子和小孩子不上去帮一把像话吗!#

#接下来该说什么?#

#你没说你迷路了#

#我在等你说话,我的人设是心思不深的老实刀啊!#

想太多和老实刀相顾无言,一边的前田打破了沉默,“太郎大人,能请您送主君和我回本丸吗,我们担忧路上遇到敌人,如果主君受伤,我······”小短刀大眼睛中迅速漫上水雾。

“在下求之不得。”’

我属貔貅的

occ

私设


小貔貅在大太刀身上使劲一跳,灵力又急又猛灌入,那双金眸中戾气还未泛上便失了力阖上。啧!这杀气重得!欸?宝气吸过头了,现在大太刀只有一层微光了。


小貔貅两只前爪交替互踩,轻轻巧巧从大太刀身上跃下,随即化为人身。水过天青的流仙裙裙摆拂过地面,露出缀着珍珠的丝履,美人长发如瀑,愈显白肤红唇,月神柳态。碧透舒展下身子,心说终于恢复了,先把这笔账记住,等回去碾死那群禽兽。现在当务之急是搞定这把大太,拿人宝气,替人办事。“前田,来我们商量一下。”小少年红着脸点头表示了解。


审神者丢下他了,断开契约,彻彻底底地丢下了他。

“重伤了,本来资源也没剩多少,大太修理那么费······”

“该死!检非违使!太郎太刀你留下断后!”

“快跑啊!!”审神者骑着马在刀剑们的保护下遁逃,同僚的眼中满是愤恨,对他却爱莫能助。太郎太刀理解,他们无法违抗那个男人的命令。敌人一波波涌上,他握着刀却在颤抖,不是害怕,而是痛,躯体深处剧痛席卷,一寸寸撕裂了他,毁灭了他。

“我就······这样回到天上去了吗······尘世苦短呢······次郎···”


清凉的灵力在体内游走,像有人仔细将他的碎片寻回,温柔的,慎重的一片片拼合,修补了他。


“谁?”金色的眼眸迷茫未退,手握紧刀便要挥出,下一瞬却坠入蓝色幻境之中,被水包裹着,这里是安全的,安心的,令人舒服地想睡下去。


“醒醒,醒醒。”

映入金眸中的是天女吗?

我属貔貅的

occ

玛丽苏

私设

烂文笔


前田抽口冷气,臂弯微松,怀中的主君一沉从臂弯滑落。小貔貅两只爪爪在空中徒劳的挥了两下,大头朝下眼看就要摔个结实,前田发挥短刀的机动及时接住了她。碧透长吁一口气,爪爪更紧的攀住前田手臂。“主君没事吧?都怪我!”前田很自责的样子,“前田接住我了”,小貔貅晃晃脑袋“那是谁?前田认识吗?”

半人高的草丛中躺着昏迷的黑色长发男人,白金色肩甲碎裂染血,手里紧握一把大太刀,刀身遍布细密伤痕,刀锋处处豁口。

“应该是大太刀中的一位,不过我并不认识。”前田蹲下身打量他,小貔貅歪歪脑袋,“大太只有四位,黑长直的特征应该是太郎太刀。唔,前田你把我放到他身上。”


小少年疑惑的眼神看来,碧透在太郎太刀胸膛上转了两圈,“别看我一身红色,其实我是水木属性哦。”小爪子在大太刀脸上点点,一层水色柔光落在太郎身上。小貔貅没说的是现在大太刀在她眼中浑身冒着宝光,没冲上去一口吞了算好的。小貔貅惬意地盘踞在大太刀身上,感到自己被宝气包裹,心里别提多美。我就吸一点,反正对宝贝没影响,一边想一边将纯净的水灵力注入大太刀体内,“咦?怎么回事?”太郎太刀体内的灵脉断裂了九成,还保持人身也是难得。冰蓝色灵力将灵脉续接,修补,身躯和刀身上的伤痕以肉眼可见变浅。

“唔”身下的男人睁开金色眸子,“谁?”